散乱的想法

1、说来奇怪,夜神月第一次见到L是在高考会场上。考题一如既往地简单而没有什么新花样,只是突然听到老师在后面小声地提醒:“同学,不要这样坐……”他下意识地往后瞥了一眼,刚好碰上L直勾勾的眼神。

这人真怪。

很多年后月回想起那个上午,会觉得原来很多漫不经心地相遇,要到很久以后才能显露其真实意义。

2、L坐在椅子上时,很习惯把双腿抱在胸前,头颈不自然地前倾,像婴儿在母胎里蜷缩的姿态。在床上月十分费力想把他的双腿打开时,还要先温柔地抱住L的胸膛,让他不那么害羞。

3、L的手铐还铐着月的时候,L几乎都要说服自己夜神月是基拉的可能性已经低于1%了。在调查讨论案情之余,月会像渡先生一样帮他穿衣服,控制每天咖啡的杯数,洗完澡用暖烘烘的毛巾擦干他的头发,看L像呼噜噜的小猫一样蜷着身体睡去。除了渡先生和月,世界上其他人都长一个样,但渡先生同L连续对话五分钟就要跟不上他思维的跳跃。月毫无疑问是特殊的,但有些感情并不是亲情、爱情和友情三个维度可以简单明了地定义,尤其是L的。

也就是在那之后,L终于体会到了“孤独”是一种什么滋味。最想要的的人和最想要的生活就在身边触手可及,却像是两人各自踞天险而立,脚下的狭长深渊中堆积着数不清的尸体。

这场角逐从一开始对他就不公平,凭一己之力走到基拉的近旁,在一场不清楚隐藏规则也不清楚特殊人物的牌局里撑了这么久。在预感强烈的最后一天,他试图问月有没有说过一句真话,小心翼翼地为月按摩。月像往常一样用毛巾擦干了他的头发。

4、没有人能真正意义上地拯救另一个人,他需经受的,就必经受。L只是一个孤僻的小孩,不断在世界各个角落寻找散落的糖果,哪有什么意义,寻找的过程本身就是意义。世界上每一秒都有不正义的的事发生,犯罪是永远不可能被杜绝的。哲学家试图用简单纯粹而唯一的真理统治世界,试图打破一切世俗的规则而建造天堂时,就永远不能理解政治世界的复杂与真实。但凡试图成为神的,最后都成为了兽。城邦是属于人的,任何神与兽能只能被驱逐出城邦。L有尝试过理解月吗?有尝试过改变月吗?月对完美无瑕的追求只要一个小小的转向,就会发现完美的状态就是能够接受生活本身的缺陷和不完美。

很多年后月又想起第一次见到L的样子,那种久违的、好奇而微妙的感觉。这样的人再也没有了。后来当他每次想要抓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试图用纯粹精神性的理念告诉自己撑下去时,思维就会固执地揪出L最后一刻在自己怀中死去的场景,那时的温暖似乎更加真实。

但他不能多想。不能多想。


September
16
2017
评论(3)
热度(33)
© godzill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