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涩

  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入了倦怠期,那我是不是可以以为,平稳期也很快就要来了呢?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结果在内心不断用愤懑和羞怒饲育这自己懦弱的自尊心。世上每个人都是驯兽师,而那匹猛兽,就是每个人的性情。对我而言,猛兽就是这自大的羞耻心了。老虎正是它。我折损自己,施苦妻儿,伤害朋友。末了,我就变成了这幅与内心一致的模样。

  如今想起来,我真是空费了自己那一点仅有的才能,徒然在口头上卖弄着什么“人生一事不为则太长,欲为一事则太短”的警句,可事实是,唯恐暴露才华不足的卑怯的畏惧,和厌恶钻研刻苦的惰怠,就是我的全部了。但远比我缺乏才华,可由于专念磨砺而成就堂堂诗家的,颇不乏其人。成为老虎后的今天,我才总算看到了这一点。”

  日本的作家总是很坦诚,这段话简直处处戳我死穴。中学时代大概就是这么一路磕磕碰碰走过来的吧,一边怀着虚假的热情和不足的信心,一边和数理化做着令人不安的斗争。和她一样,带着一种病态的自怜抄下“生命中很多事情,沉重婉转至不可说”一类的句子,但却又不肯向更广阔的生命迈进一步。现在虽然不一定有所需的天分,但我想热情还是足够的,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同当时同日而语了。

  今天不知怎么的,心情一直down下来,连最后一次的拉丁语考试都没好好准备,出糗了。心里只觉得世界好大而自己太贪心太焦灼,和当年那个惶惶惑惑走进高考场的女孩没有区别。是的,这就是我的起点了。我将抱着我的憧憬、我的热情、我的焦虑、我的欲望踏入法学的领域,走上申请海外学院的道路,而最后剩下的,大概就是我真正得到的。

  晚上去芋缘吃了一碗热糖水,和同有出国之意的教主聊了聊,有同道之人的感觉好多了。他说得对,我还有这么多时间可以准备。

  早点睡吧。明天又是奋战的一天。




May
11
2016
评论
© godzill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