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打卡#

  11.13.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孙郁教授《鲁迅对庄子的改写》&慧慧对讲座的阐发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墓碣文》

 “是我知道伟大的人物能洞见三世,观照一切,历大苦恼,尝大欢喜,发大慈悲。但我又知道这必须深入山林,坐古树下,静观默想,得天眼通,离人间愈远遥,而知人间也愈深,愈广;于是凡有言说,也愈高,愈大;于是而为天人师。我幼时虽曾梦想飞空,但至今还在地上,救小创伤尚且来不及,那有余暇使心开意豁,立论都公允妥洽,平正通达,像‘正人君子’一般;正如沾水小蜂,只在泥土上爬来爬去,万不敢比附洋楼中的通人,但也自有悲苦愤激,决非洋楼中的通人所能领会。”——《华盖集·题记》

一、鲁迅对庄子研究的师承与铺垫

  章太炎:《囚书》:认为明清文字已被污染,多用先秦、汉、六朝、唐宋等被弃置的语言;《四惑论》:思想基本成熟,兼采德国古典哲学和佛理的观点,有独特的解庄之道。

  尼采:鲁迅最初翻译尼采的时候,认为只有庄子、列子的语言能为他所用,因为他们的语言都玄奥,深邃,具有想象力,是反逻辑的叙述,超越确定性,辞章飞扬。尼采撕裂了路德、歌德建立的语言逻辑体系。

  *凡是对庄子有所研究的人都在创作上有心得与成就,比如苏轼、曹雪芹

  *同时期对庄子有研究的人许庄子之意象而用,个人不一。胡适从中读出了进化论的色彩,郭沫若将其与德国浪漫主义诗学相解,也读出了斯宾诺莎的味道。鲁迅对他的解读不是一昧的无为,也不同于当时自由主义学者流于表象的无是非观,而是带着沉重的体验前行,是一种不失痛感的逍遥。

  *“吾丧我”——对异化的挣脱;“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对尼采与庄子的双重继承

二、鲁迅对庄子的“改写”

 《起死》:现实问题使他远离两种传统,距离拉远之后,他认为庄子能够解决过去与未来的问题,但不能处理当下的问题。同时自由主义思想的无是非观透露了胡适、梁启超等人的宽容与温和,受到《解放的唐吉坷德》影响创作了《起死》:庄子好心帮助一副骷髅起死回生,骷髅却一直向庄子索要他的衣服,将庄子置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代表左翼文学暗喻自由主义学者寄虚妄的幻想于国民党。

  融汇古人之学说与今日之问题,进行了漫画式的改写。鲁迅认为,只有“存学者之良知,有市侩之手段”方能在中国革命成功,认为不能离开尖锐的矛盾而肆谈自由。

三、鲁迅对庄子的回归

  从短暂关注德国浪漫主义诗化哲学到对达达主义的关注,鲁迅始终有强烈的现实关怀。庄子绝不是表面地无是非观,他的心中仍有最大的瑶池——道的存在,只是人由于其局限性而终其一生不可达致。虽然大鹏与鵰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关系,但大鹏终究是行动者,如《有限中的无限》与《过客》中所说,走本身就是意义。

  鲁迅的精神哲学始终有庄子的底色,取今附古,方寸之中怀有万物,是得庄子之真魂。

 听完讲座之后感觉云里雾里,被慧慧一梳理感觉好多了。感想如下:

1.鲁迅先生和庄子的书还是值得仔细读读的,无论在语言还是思想上都有可研究可借鉴可比对之处。

2.“眼力”“听力”“心力”依然需要锻炼。文章之章是为章法,读书或听讲都须迅速梳理出一条清晰的脉络,不然就会被带跑。

3.在学院里呆了这么久还是像文盲一样,感觉都没怎么好好读过书。海川老师说,世界上有趣的事物这么多,不做哲学,甚至不做学问也没什么,但是由于学院氛围和自身渴望的原因,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读出一点东西来并往更纵深的方向走去。为己之学,通常也要求以一己之身充分地供养,况且书也是很有趣的。当然,除了书以外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只要灌注心力去做就好。


November
13
2016
评论
© godzill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