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打卡

11.22.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陈玉驰:中古佛教文学研究的若干省思

按:陈教授说,他并不会梵语或胡语,根本意义上来讲是一个中国文学方面的学者。

一、中国古典文学的三个轴心时代:涌现许多典范性的作家与作品,产生许多值得后人回溯的文学传统

1.公元前500前后的先秦文学:钟嵘《诗品》中最推举曹植的诗赋,因为他多继承先王雅正之风,多学《诗》《骚》为文。

2.中唐至两宋

3.“五四”之后的文学思潮

二、如何定义佛教文学:研究领域 

引申:如何界定宗教文学?

1.只有宗教人士写的才算宗教文学吗?实际上,六朝许多僧人也写与佛理无关的诗文,甚至艳诗;而像王维这种游离与佛寺与朝廷之上的凡夫俗子却写过许多有关佛学的诗文。

2.除了精英阶层,如士人以外,民间的诗歌宗教传统又该如何研究呢?

3.对佛教文学的研究不应限于其本身。佛教在两汉之际传入东土,在真正兴起是在第一轴心时代与第二轴心时代之间,即汉魏、东晋到初唐的时期。所谓“中古文学”,实际上多研究六朝到唐的文学。适逢东汉经学瓦解,玄学兴起,佛教的地位也逐步上升,六朝玄学的“论”与佛教的“论”应该结合讨论,不可分割。

同时,敦煌变文的研究十分重要。

三、如何研究佛教文学

分类:1.经典的汉译佛经文本。

Q:是否算作外国文学?是否需要修习梵文、胡文,细读经典?陈教授屡次强调要刻苦,不能懈怠,须回到最初状态,直面文本才能真正有所收获,那么研读汉译文本会不会有所阻碍粘滞之处?

2.中土受到佛教影响的作品,不分僧俗,相关既可。

相关因素:1.口传:直面“传入”的问题(Q:为何陈教授说研究道教要直面建构的问题?)

首先,从文献本身去比对,去推敲文献承载的文化的演变过程,是一种经典的比较文学的方法。但这显然是不够全面的,忽略了僧侣之间口头传经、传教的因素。

2.接触: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现代学者常常把它想得太一般了。

一般情况下,学者的论文是一种札记式论文,如慧慧在汉魏唐宋古文课上演绎的那样,从后世文本中寻找佛学的痕迹,回溯前人的文本,研究传入的路径。但是,有的学者生拼硬凑文人不同时期的作品,得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结论,这叫“混说”。陈教授举了自己读柳宗元和杜甫的例子:他将柳宗元的文本通读了一遍,可以看出柳宗元在长安时期就已有统合儒释的观点,被贬永州时则多为高僧写碑(由弟子提供材料,且当时南越佛教氛围比较保守。);他将杜甫生平所作之诗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得出:杜甫早期与佛教关系不大,诗中没有明显的佛学痕迹,入川之后才有关联,特别是在兹州和夔州任职时,(似乎是因为兹州当时有十二座寺庙?)

同时强调了“家学”对文人的影响。

可以看出陈教授的研究不仅限于文学,还包含了史学维度的研究。

3.落实文本:精英文人之文本和通俗文艺之文本。

四、将佛教文学研究纳入中古文学史研究,乃至中国文学史研究的版图。

许多现有论调都是总体性的论断,例如佛教文学的重要影响之一是直接作用于中国文学的虚构性等等。


November
23
2016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godzillaD | Powered by LOFTER